完全自由定制之罪

过度自由的弊端

常有人说,真正的高手,不屑于用别人规范的东西,他们总要根据自己的需求自己定制一切。

这种理论在 emacs 上体现的淋漓尽致,作为全方位鄙视其他的编辑工具的一大亮点,emacs 是支持自由定制的。单一个 customize face 就有数百项定制内容,每一项都定义了一个枝节末页的特征,能定义的选项也给到了最大自由,从前景色色,背景色,到字体,到字号加粗下划线等等不一而足,达到了真正意义上的完全定制。这样真的有效吗?和苹果的处处限制截然相反,emacs 这类软件处处不限制,看似得到了自由,同时也会让用户迷失在茫茫多选项当中,出了问题,要研究清楚到底要改哪一项十分困难。我想自由和其他任何事物一样,也存在着边际效应,对于完全限制的系统来说,一分自由一寸金,可是当自由多到了一定程度,甚至开始泛滥时,再继续增加系统的自由度就已经难以提高用户体验了,反而会带来负面效果。emacs 的自由度高到了一个空前的状态,如果开一门专业来讲 emacs 的配置,足够本科生学 2 年了。为了获得自由,学习成本增大了无数倍,带来的收益却十分有限————很明显,emacs 用得再溜也不能让你成为编程高手;快捷键,模板,宏用上天,最多比普通编辑器的编辑速度提高数倍而已,而对于很多脑力工作而言,编辑速度从来不是瓶颈。从这一点来看,Mac 自有它聪明的地方,它在多个方面做到了平衡(虽然并不完美),通过屏蔽一些细节,添加一些限制,让自由软件无穷无尽的细节被压制在不令人生厌的程度,同时也尽可能保留了自由软件优雅和精悍的一面。